Search

5月12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天门山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至今未找到

5月12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天门山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至今未找到

5月12日,一名女大学生在天门山翼装飞行时,偏离飞行路线失踪,至今未找到。据此前媒体报道,这名女大学生安安(化名)来自天津,目前在北京上大四,有着三年的跳伞运动经验。
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在5月16日的通报中称:
5月12日,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取景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该失联翼装飞行员曾在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但因失联翼装飞行员未携带手机、GPS等设备,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地形险峻复杂,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尚未搜寻到失联对象。
对于这个场地,她经验或许不足
5月17日,安安的朋友王飞(化名)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安安有600次左右的跳伞经验,已经持有跳伞的D证,其中翼装飞行经验大概有200次,这个数据在国内翼装飞行的圈子中算是很有经验了。
“我的翼装技术和她差了几个档次,她的水平在国内女生中可以排在前五。”王飞介绍说,安安排名高还有个原因是国内玩翼装的人很少,但对于天门山这个场地来说,她的经验还是显得很不足,“我认为她不应该出现在那里。”
在王飞眼里,安安是一个开朗勇敢的小女生,现在她失联了,跳伞圈的人都很担心,“国内活跃的跳伞人就200多个,大家互相都很熟悉,经常会约在一起跳伞。这次和安安一起跳伞的,是国内很多翼装飞行员的初飞教练。”

2018年,第七届翼装飞行世锦赛在天门山举行

王飞继续介绍道:“安安出机的高度在2500米,这不算是低空。但是那里地形太复杂了,一旦偏离了既定路线,可能一下子就会变成低空,危险性是呈几何倍数增加。我估计我一辈子都不敢去那里进行翼装飞行。”
据王飞了解,出事之前安安已经完成了几次试跳。就这个说法,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了当时和安安一起跳伞的张伟(化名),因为这几日他正忙于救援工作中,所以拒绝了本次电话采访,但是他也告诉记者:“之后计划做一个相关人员全部在场的发布会,来解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目的是希望更多搜救队可以进场参与搜救。”
天门山地势复杂,气象变化迅速
翼装飞行由于其特殊的高风险,全世界参与者数量都不多,应该说是极小众的项目。国内翼装飞行参与者非常有限,开展时间也不到十年,除开少数飞行次数与时间很长的选手以外,应该说绝对多数国内参与者的水平与国际高水平选手之间存在较大的差距。
有着丰富的超极限运动组织经验的“方泽体育”创办人李良东向记者介绍:“我们曾多次在张家界天门山合作举办翼装飞行世锦赛,国内像天门山这样有天然优势的翼装飞行场地非常少,所以很多赛事、训练是在这里完成的。但天门山地区也有个特点是山势起伏落差大、山地气象条件变化大且迅速,所以每一次组织活动,都需要用足够的敬畏心、足够科学严谨的态度去进行线路勘察、起跳点备跳点、第一二,甚至第三着陆点的选择。推敲和斟酌全部细节,并且坚持安全第一性的原则。即便这样,我们依然要知道自己在进行的是世界上最危险最极限的项目,事故随时可能发生。”

2017年卡拉宝翼装飞行世锦赛在天门山进行

“有个误区在于认为超极限运动就是玩命。”对于部分网友对于翼装飞行运动的不理解,李良东解释道:“事实上类似翼装飞行这样的项目需要胆量是事实,但同时也需要科学的分析与判断,对于空气动力学、地理环境地质环境的研究都是必要的。”
“我认为现在的重心应该是放在找人和安抚家属上,希望网友们对于网络上未经深入判断确认的信息不要轻易进行推断。”李良东最后说道。
(原题为:《女大学生参与翼装飞行失联,朋友:她本不该出现在天门山!》)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